第1033章 命中注定的背叛(6)(1/1)

宁谈独自一人站在大营中,望着大营门外默然出神。周围来来往往的将士也都知道这位宁先生是陛下的心腹,谁也不敢来打扰他。也不知过来多久,宁谈俊雅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叹了口气转身回自己的帐篷去了。

远在北汉大营百里之外的牧云城里,容瑾悠然地抱着容沧溟小包子,心情愉悦地看向刚刚回来的天枢和天璇二人。扬眉道:“这么说……哥舒翰现在已经回到北汉大营了?”

天枢点头道:“根据烈王的脚程,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到了。”

“萧家的事情,会不会出问题?”沐清漪凝眉问道。天璇道:“沐相请放心,都安排好了,绝不会有任何漏洞。何况,有玉衡在,属下相信他应该知道如何应变。”沐清漪微微点头,对玉衡的能力他自然是放心的。幽幽叹了口气,沐清漪道:“以我对皇后的了解……萧皇后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容瑾侧首,好奇地挑眉看向沐清漪道:“清清,萧皇后可不是个笨蛋,更不是软弱的女子。”其实他也不能肯定逼到这个份儿上,萧皇后到底会做出什么反应,但是容瑾相信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玉衡应该都会自己处理好的。沐清漪轻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正在容瑾怀里使劲的掰着他手指的小包子,轻声道:“皇后是北汉皇后不假,但是她同样是一个母亲。自己唯一的孩子除了那样的事情……”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是自己和沧儿,沐清漪觉得自己的反应只会比当初报复华国皇室的更狠,而不会更轻。

容瑾摇头,笑道:“萧皇后不是轻轻。”萧皇后就算是想要为儿子报仇,也没有那个能力。甚至,她可能连那个耐力都没有。

沐清漪道:“所以我说……萧皇后可能活不长了。”

“她想刺杀哥舒竣?”容瑾扬眉,显然是有些不以为然。哥舒竣若是让一个女人给杀了,那可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她确实杀不了哥舒竣。”沐清漪叹息道。萧皇后的性格和哥舒竣的多疑,注定了萧皇后不可能杀得了哥舒竣。从哥舒竣开始怀疑萧皇后起,萧皇后就已经没有机会了。一旦萧皇后真的忍不住对哥舒竣动手,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看出来沐清漪心情有些低落,容九公子毫不犹豫地将手里的胖娃娃塞进她的怀里,道:“虽然萧皇后死不死对咱们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将哥舒竣的注意力转向萧家,对于玉衡来说却是一件好事。若是让哥舒竣怀疑上玉衡……后果不堪设想。”其实后果也没有容九公子说的那么严重,玉衡最大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大半了,剩下的,只能说……如果玉衡出了什么意外,后面的事情就不好玩儿了。

沐清漪点点头,淡笑道:“一切自然是以玉衡的安危为重。”她虽然对萧皇后的印象还算不错,但是再不错也不可能为了她而牺牲自己的人。两国相争,原本就没有谁是真的干净无辜的,至于那些倒霉被牵连的人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我还是不懂,你将哥舒翰调回来是为了什么。”沐清漪一边捏着小包子的小胖手,一边道。容瑾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当然是为了速战速决。”容九公子素来不喜欢拖拖拉拉,一场仗打上三年五载不是容九公子的风格。

“速战速决?”

“让赵子玉拖着哥舒翰,咱们这边固然是轻松了,但是同样的……也能给北汉流出大块的回旋之地。北汉最擅长什么?不就是骑兵么?他们要是在草原上横冲直撞咱们哪里追的上?但是如今将哥舒翰调回来,东北线上无人镇守,以赵子玉的能力不出两个月必定能够攻入北汉境内。到时候才是真正的三面夹击,咱们只要一步一步的将北汉的活动范围缩小就可以了。”何况,哥舒翰也活不长了。与其让他留在华国跟赵子玉拼个你死我活,还不如让他疲于奔命,消耗生命呢。

天枢凝眉,有些不解地问道:“陛下,为何不让安西郡王和夏公子在华国直接杀了哥舒翰?”

容瑾眯眼,悠悠道:“北汉兵马素称虎狼之师,可不是说着玩儿的。驻守在华国的也都是哥舒翰的亲信部下,一旦哥舒翰被杀了,很可能会激起他们的血气和狂怒。就算有赵子玉在,若是对方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只怕也难免两败俱伤。”

“陛下圣明。”天枢这才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不再发问。

沐清漪轻声问道:“你也要准备开战了吧?”

容瑾点头,看了看沐清漪还没说话,沐清漪淡淡笑道:“我留在牧云城。”草原上的奔波劳苦别说是她,就是身体稍微差一些的男人也受不了,沐清漪一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容瑾握着她的手,轻声道:“我会很快回来的。”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好,我在牧云城等你。”

容瑾瞥了一眼她怀里的小鬼头道:“庄王很快就会从西域回来了,到时候让他将这小鬼带回皇城去。”

小鬼猛地抬起头瞪着容瑾,眼珠子一转朝着容瑾扮了个鬼脸又钻进沐清漪怀里去了。他听到了,老爹要去打仗去了,等他走了,就再也管不到他了。本皇子现在不跟他吵吵。

容瑾哪儿会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抬手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对沐清漪道:“虽然如今牧云城是咱们占着,但是战场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将他送回去安全一些。若是有什么事,清清你也先退到霄城去。”沐清漪含笑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这些。”

小包子扭头,含恨瞪着自家父皇的手。袭臀之辱,不共戴天!

容九公子得意地扬了扬眉,那神色仿佛在说,怎么样?你咬我?

小包子当然不可能咬他,所以只能含泪委屈巴巴地埋进娘亲的怀里,“娘亲,父皇坏……”

沐清漪叹气,“你父皇要出远门了,你还要告他的状?”这是父子么?这是天生的冤家吧?

“他捏我。”小包子委屈地道。

“你也可以捏回去。”沐清漪含笑建议道。小包子愣愣地望着容九公子俊美无俦的容颜半晌,终于哼了哼嫌弃地撇过脸去。本皇子不跟坏人一般见识!清晨,牧云城外几十万大军已经出发。容瑾一声黑色的锦衣玉容英姿,引起卓然。扫了一眼战场的众人,容瑾沉声道:“朕离开之后,所有事情都有沐相定夺。”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