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敲打,五日之约(3)(1/1)

容瑾轻哼一声淡淡道:“既然立了军令状,朕也不能当成没发生过。你们说该怎么办?”

“听凭陛下处置!”

“很好。”容瑾满意的点头,笑道:“既然如此,给你们五天时间,落下沧水将功折罪。当然……至于你们剩下的惩罚,就放到拿下沧水以后吧。但是,如果五天后还是拿不下来,你们也怪别朕不教而诛了!”

众人心中一喜,原本以为今天就要倒霉,毕竟陛下的性格可真不是什么宽容大度的。现在还能有五天的时间交给他们将功折罪,他们自然是高兴不已了。齐声道:“末将多谢陛下恩典。”

容瑾点头,“起来,去忙吧。对了,望了跟你们说。这沧水城的守将名叫关宗平,华国二十多年前的虎威大将军。去吧。”

众人下巴顿时掉了一地,脸上的神情扭曲。对于他们这些立志扬威疆场的将领来说,一般从少年时就开始研究各国的名将了。而关宗平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其三战三胜大败北汉大军的战绩就连西越的南宫绝也赞不绝口。据说是南宫绝亲口所说,若不是关宗平太早隐退,如今的华国第一名将绝不是赵子玉。

“陛下……”

容瑾淡淡的撇着他们,“怎么?没听说过关宗平还是怎么的?”

“听……听说过……”

“听说过就去想办法!”容瑾轻哼一声,一股阴测测的寒意扑面而来,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争先恐后的奔了出去。生怕慢了一步被大魔王抓住又是好一顿磋磨。

看着门口晃动的大帐门帘,沐清漪忍不住低声笑道:“这样行么?这些人只怕不是关宗平的对手。”

容瑾轻哼道:“不是又如何?什么事情都让本公子替他们想好了,还要他们干什么?”

沐清漪莞尔一笑,说的也是。这些年轻的将领战场上的经验都十分有限,现在有关宗平这样的老将做他们的磨刀石,又有容瑾在旁边看着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有些好奇的望着容瑾道:“我能入**也算是家学渊源,但是九公子明明没上过战场,但是调兵遣将也不输成名的老将,这是为什么?”

容瑾得意的望着她,如果他身后有一根尾巴的话,尾巴一定要翘到天上去了,“本公子……天赋异禀,天纵奇才啊。”

沐清漪无言,这么自吹自擂也不会不好意思。九公子的脸皮……真是无人能及。

第二天一早,西越大军重新整顿一番,已经完全没有了昨日战败的狼狈。霍元方骑在马背上站在城外继续叫阵。

城楼上,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持枪挺立在城楼的墙垛边上,冷眼看着下面阵容整齐的西越大军。

“几个刚出茅庐的黄口小儿,也敢在老夫跟前卖弄!”关宗平冷声道:“看来昨天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

身边,副将低声道:“将军,这西越大军昨天刚刚打败,今天竟然就已经恢复了士气军容,竟是半点也不受影响。只怕是……不容易对付啊。”

关宗平微微点头道:“确实是了得,西越兵马比起当年北汉的大军只怕也不遑多让。只是这将领……嘿嘿,真正厉害的只怕还躲在后头不肯出来呢。”关宗平也是一代名将,怎么会相信三十万西越大军中就只有这几个年轻的一看就是新手的将领?

副将道:“西越右路军由西越帝容瑾亲自领兵。但是这两天都没有看到容瑾出现。”

关宗平皱了皱眉,沉声道:“西越帝容瑾虽然年纪尚轻,但是确实是天纵奇才,行军布阵丝毫不输老将。确实是不好对付。沧水……毕竟是太小了。”沧水太小了,也没有险关可守,甚至因为在华国腹地,就连城墙都不怎么结实。他们或许能够阻拦西越大军十天半月,但是想要靠这座小小的城池挡住西越大军,根本就是白日做梦。不用任何战法计谋,就算是西越大军拿人命填直接强攻他们也支持不了多久。

“刚刚收到消息,陛下已经命安西郡王率领五十万大军北上阻拦北汉烈王,令派三十万人马支援南方各路关口。”副将犹豫了一下,安慰道:“援军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将军不必担心。”

关宗平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摇头道:“你还不明白么?陛下就算派出一百万人支援,能到沧水城的也没有几个。何况……沧水太小了,根本就不适合与西越大军决战。若是陛下当真有心,就该立刻下令各路大军汇集于一百三十里外的榆阳城。那里地势复杂,却又开阔。或许与西越大军还能够有一战之力。”

副将犹豫了一下,“这……将军不如写折子快马送给陛下过目?”这副将虽然并不是早年跟着关宗平的属下,但是对于这位被华皇一贬就是二十年的老将军还是万分佩服的。对于他的计策自然也很是信服,同时心中也隐隐为这位老将军感到不值。

关宗平笑容苦涩带着淡淡的悲哀,慢慢的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想写折子,而是……华皇根本就不会看他们这些被贬的老将老臣写的折子。就如同当年顾家被满门抄斩,他写了几本折子为顾家呈情,却半点回音也没有。原本他只当是皇帝留中不发,后来才从几个昔日的好友口中得知,他们这些人的折子连送到御前去都不会。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逃过了一劫。要只当,当初为顾家求情的人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他年轻时意气风发,战场上表现的战绩太过让本就烦恼与朝中臣子功勋太甚衬得自己仿佛碌碌无为的华皇忌惮不已。若不是有安西郡王和当时的顾相顾牧言求情,只怕如今的关宗平早就已经化作白骨了。六年前,顾相被满门抄斩之后,他更是心灰意冷。原本打算再过两年年老力衰不为华皇所忌之后便解甲归田,却不想西越和北汉合力**华国,战事又起。

“陛下是不会将大军交给一个被他贬斥过得人的。”这么多年下来,关宗平还是有些了解这位华皇陛下了。如今这般,不过是想要我们拖住西越大军的脚步,等到安西郡王腾出手来回过头来再对付西越,或许也是因为陛下根本没有将西越放在眼里罢。只是陛下为何不想想,安西郡王……才二十出头,虽然年少有为……却也未必就能挡得住北汉大军,到时候,又该如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