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失败的刺杀(4)(1/2)

“四哥,你跟他啰嗦什么。”容瑆有些急躁的道,不是他沉不住气而是时间不等人。如果他们不趁着事情还没有发作出来先把人抢回来的话,等到容瑾知道了此时,容浩肯定是没命了。若是如此,无论是对容琰的声望还是对端王府的士气都是一个严重的打击。只要人在他们手里,跟容瑾谈条件的时候就会更少几分掣肘。

容琰定定的盯着步玉堂,道:“步大人,你考虑轻触了。浩儿是皇孙,你若是伤了他对你没什么好处。说句难听的,本王不知他一个儿子,但是……你却只有一条命。”

步玉堂不所谓的一笑道:“多谢端王指点,不过……在下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就算丢掉了也不愧。”

“敬酒不吃吃罚酒!”容瑆冷声道:“来人,给本王将二公子抢回来!若有阻拦,格杀勿论!”

“是,王爷!”跟着容琰和容瑆一起来的侍卫齐声应道。

步玉堂一手抓着被捆着死死的容浩,一手握着刀警惕的盯着眼前的众人。蓦地,门外传来一个森冷的声音,“容瑆,你想杀谁?”

黑影一闪,容瑾已经出现在了大堂门口。负手而立,一身黑色锦衣仿佛与墨色的长发融为一体,整个人只能看到那如冷玉一般冰冷白皙的容颜,和指间闪烁着仿佛不祥光绯色光芒的修罗刀。

众人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进了院子里,只是一回头就看到他神色冷肃的站在门口。容瑆和容琰心中不由得一紧,容瑾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臣步玉堂叩见陛下。”一看到容瑾步玉堂顿时松了口气,毫不犹豫的放下刀俯身跪地参拜。

其他人这才回过神来,“叩见陛下。”

容瑾轻哼一声,举步踏入堂中。走到容浩身边的时候听了下来,上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被困得跟粽子一样的容浩,柔声问道:“是谁让你去刺杀子清的?”

容浩愤怒的瞪着容瑾,去怎么也挣扎不开夏修竹亲手捆上去的绳子。容瑾并不在意,抬手修罗刀在绳子上一挑,原本困得容浩动弹不得的绳子立刻便落地了。容浩睁大了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那锋利的刀锋在自己身上慢慢移动。那么粗的绳子甚至根本没有用力就被挑断了,足见这看似华而不实的绯红短刀绝对是一把可吹毫断发的利刃。

“回到我,谁让你去刺杀清清的?”容瑾很耐心的又问了一次。容浩张了张嘴,有些艰难的道:“没……没有谁……”

他不是没有试图散开,但是不知道为何却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仿佛提不起来。

“这么说,就是你自己一个人想要杀了子清的?”容瑾幽幽问道:“很好,你说本王该怎么对付你?把你剁了喂狗怎么样?不……子清养了一只小狐狸,一天割你一块肉喂狐狸怎么样?”

“你……你……”

“陛下!”旁边容琰变色道:“陛下,此事是犬子行事鲁莽,请陛下恕罪。臣一定让他亲自去想顾相赔礼道歉。”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