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皇家旧事(4)(1/2)

容瑾握着沐清漪的手,看着容璋淡淡道:“本王只想知道……淑妃要母妃对父皇下毒的时候,你知不知道?”

容璋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并没有答话。

“本王知道了。”容瑾站起身来淡淡道,“清清,咱们走吧。”沐清漪叹了口气,皇家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

“瑾儿!”看到他要走,容璋连忙叫住他,沉声道:“瑾儿……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你是夕儿的孩子,就是我……”

容瑾回头,冷漠的打断他,“本王谁都不是!我只是我自己。”

说完,拉着沐清漪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些简陋的牢房里,容璋坐在椅子里,缓缓打开一幅放在桌子上的画卷怔怔出神。画卷笔墨犹新,显然是刚刚化成不久。画卷上穿着白衣的绝色女子跪坐在桃树下,手中连着一朵开得正艳的桃花,眼中却带着浓浓的哀愁和脆弱。就连那娇艳的桃花都不能掩盖住她的悲伤……

“夕儿……”

除了大牢,两人并肩而行。察觉到容瑾的心情不好,沐清漪轻声安慰道:“这些事情……原本谁对谁错,但是无论如此……都不是你的错,何必耿耿于怀?”

容瑾侧首看着沐清漪,犹豫了一下问道:“清清,你……会嫌弃我么?”

沐清漪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你有什么地方让我嫌弃的?”容九公子容貌武功现在很快连权势都要成为天下一等一的了,还有谁敢嫌弃他不成?

容瑾幽幽的望着她,沐清漪眨了眨眼睛顿时恍然大悟,有些无奈的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九公子如此多愁善感?我若要嫌弃一个人,必定是嫌弃他品行不好,没能耐。怎么会……”

容九公子有些心虚,貌似他的品行也不怎么好。不过这不是重点,“清清真的不讨厌我么?”容瑾从前从未觉得自己的身世有什么值得自卑的地方,就算他真的不是西越帝的儿子他也不在意。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现在……只要想到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就担心清清会不会不喜欢。

虽然清清生性豁达,并没有什么世俗之见。但是到底是出身书香名门的,从前的顾家也都是家庭和睦,夫妻相敬如宾,兄弟姐妹感情深厚,西越皇室这些糟心事情这样的人家别说是见了只怕连听都没听说过。书香门第正统出身的人,对这些糟心的事情总是不会喜欢的。

沐清漪只得无奈的叹气,她以为容瑾是在欣慰容璋、西越帝和梅妃之间的纠葛不高兴,原来他却是在想这种不着边际的事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伸手扯着他往前走去,“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容瑾美滋滋的被她拉着望着前,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身后宗人府大牢的大门。月光下脸上的阴郁之气也消散了不少。

容璋说的那些事情他听了自然是不高兴,但是无论西越帝和容璋再怎么为了梅妃执念成魔,即使梅妃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对她依然没有任何的印象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感情了。跟清清比起来,那些过去的陈年旧事根本就微不足道。容九公子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的幸福和快乐在未来在走在自己前面的女子身上,而不是在过去和那个已经去世快二十年的母妃。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