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血溅婚宴(1)(1/1)

“张公子是京城人?”聂云问道。

沐清漪好脾气的笑道:“不,在下瀛洲人。几个月前才初到京城的。说起来,今天不是九皇子与淮阳公主的大喜之日么?聂统领怎么会在这里?”

聂云淡然道:“人太多了,在下喜静。”聂云从前是华皇跟前最得宠的心腹,自然是不宜出席皇子大婚这样的场面。而现在,聂云似乎渐渐地被华皇冷落了,出席这样的场面就更加显得有些尴尬了。所以聂云没有去倒也不奇怪,只是沐清漪却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这些日子,沐清漪虽然深居简出,但是该知道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不少的。不如说华皇对聂云依然冷淡疏远。甚至还调了一个武功同样相当不错的侍卫来做副统领,在一般人眼里,这简直就是在准备要将聂云换下来的节奏。不过话说起来,华国第一高手做一个宫中的侍卫统领也确实是有些大材小用。此时看聂云似乎并不是十分失落的样子,沐清漪心中也少几分愧疚。

“既然有缘,聂统领不如坐下一起坐下喝杯茶?”沐清漪含笑相邀。

聂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如此打扰张公子了。”

很快,长长地送亲队伍便从楼下经过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沐清漪坐在窗边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情形。

华贵隆重的送亲队伍长长地从看不到的尾的大街另一边慢慢移动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西越的两位皇子,容琰和容瑾。两人都骑着骏马,一左一右的走在淮阳公主的轿子的前方。不过容琰应景的穿着一件绛紫色的西越亲王袍服,而容瑾却没有那么配合了。依然是一身低调而雍容的黑衣,只是他俊美无俦的容貌转移了人们对他不合适的衣着的注意。

如今当世三国,华国和西越尚黄色,而北汉尚红色,但是黑色却是完全不符合人们对喜事的定义的。但是容九公子显然没有理会这些的想法,依然是嚣张无比的穿着一身黑衣招摇过市。

等到送亲的队伍从窗前走过,大街上看热闹的人们也就跟着跟了过去,外面原本喧闹无比的街道很快安静了下来。

“张公子怎么不去凑个热闹?”聂云望着沐清漪道。

沐清漪挑眉,笑眯眯的道:“这个么……因为在下跟聂统领一样,也不喜欢热闹啊。”

事实当然不是沐清漪所说的一般,轻安阁距离九皇子府并不远,若是真有什么热闹她完全赶得及过去看啊。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在那里,她可是手无缚鸡之力,说不定就遭到什么池鱼之殃了呢。

对于沐清漪的话,聂云也不置可否。看着似乎有些心思的聂云,沐清漪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气。聂云的人品绝对不错,武功也是天下间难得一见的。这样的人选若是能够为自己所用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助力。只可惜……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从华皇手中挖这样的一个重要人物为自己效命。当真是有些可惜了。

“在下看聂统领眉宇间似乎有些心事?其实无论什么是还是放开一些的好。”沐清漪漫不经心的劝道。

聂云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她,沐清漪有些歉然的笑道:“在下一时多嘴,若有得罪还请聂统领见谅。”

聂云摇了摇头,笑道:“多谢张公子提点。只是有些事情……过了就永远也无法挽回了。”

沐清漪淡淡道:“但是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并非人力可改变,聂统领也不必过于苛责自己。须知,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郁结于心也无济于事,何不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聂云轻轻叹息一声,并不说话。若说从前他还有可以弥补在明泽公主身上的想法,现在连明泽公主也不知所踪了,还能如何?

沐清漪也知道这种事情除非自己想通否则别人怎么说也无济于事,否则聂云也不会郁结于心好几年了。这也正说明了聂云此人虽然久处皇宫那样吃人的地方,却是难得的心性正直。虽然她也怨恨过聂云,但是其实无论从哪方便来见聂云当初的所为所谓都不能算错,而且就算当初聂云出手相助,只怕姨母也未必会跟他走。毕竟,当时肃诚侯府中还有一个表妹在。

沐清漪和聂云从轻安阁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两个人都闲着无事,虽然一个是以智谋令人惊叹,一个以武功让世人称道,却似乎也颇为投缘。不知不觉间竟然也闲聊了一两个时辰。出了轻安阁,沐清漪转身刚要跟聂云告辞,另一边的街头突然响起了一阵轮乱和嘈杂声。许多百姓纷纷往这边狂奔着。皇室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九皇子的大婚在府外还摆了流水宴席,可以让京城寻常百姓前去品尝。这些百姓应该就是去婚宴上凑热闹的人了。

“婚宴上出事了。”聂云皱眉道,抬脚就要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他毕竟是御前侍卫统领,若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

一见他要离开,沐清漪连忙叫住他道:“聂大哥,带我一起去。”

聂云皱眉道:“不行,恐怕会有危险。”聂云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人。到时候若是有什么意外,他只怕也没有功夫保护他。

沐清漪道:“我就远远地看着就行了,不会添乱的。”

无奈,聂云只得一把抓住沐清漪足下一点腾空而起,直接越过了街边的房顶朝着九皇子府的方向而去了。

聂云轻功绝伦,不过片刻之间已经赶到了九皇子府外不远的一个小胡同口,放下沐清漪,聂云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跟前的少年,沉声道:“前面只怕有些危险,你就留在这里吧。”

沐清漪点了点头,示意聂云不用理会自己。聂云又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往前方的九皇子府而去。

“无心,九皇子府的婚宴怎么了?”沐清漪沉声问道。虽然猜到了今天可能会出问题,但是他们到底也不是慕容煜腹中的虫子,自然也猜不到慕容煜到底想要做什么。

宁静的胡同里沉静了一会儿,无心才飘然从房顶落下,恭声禀告道:“几位皇位和贵客似乎中毒了。刚刚有一群杀手突然闯入,已经上了不少人了。”

此章加到书签